夜月璃櫻

上一篇 下一篇

坑2(此坑待修

一開始要陸絕頂帶新人的時候,其實他是拒絕的。因為他覺得帶jjc這種事情,不能說帶就帶,何況又是帶奶花,第一、必須先讓他試試奶花的程度再決定配置。帶個jjc萬一生生的把衝分隊打成負分隊,那麼他家幫主出來一定罵他,要你這個群雄逐鹿上賽季第一名的盈衣人何用。

自二月九號後的更動讓pvp奶花們措手不及,紛紛不報期望的用起了煮茗這個奇穴,甚至開玩笑的點起了零落大針,獻祭流奶花忽而興起。

螢幕上喵哥的待機動作轉了轉雙刀,刀柄並在一起而後又分開。


他會讓大家知道,他打奶花是這樣的簡單,其他人打奶花也是這樣子的簡單。


[千里]悄悄地對你說:幫會剛進的新人你照看一下。

隱身在巴陵跑商路線的陸絕頂乾瞪著那條密語,一不小心放過了正在跑商的10w血小號,垂胸跺足長嘆了一口氣。


……他的碎銀從他的眼前白白溜了。


你悄悄地對[千里]說:師傅afk以前曾言,聖火昭昭,憐我世人,凡他弟子,莫惹丐幫--你贏了媽蛋


即使從幫會列表看到顯示的裝分就大約知道這條路有多麼悲慘,陸絕頂點開密聊。
你悄悄地對[酒時]說:千里,就是那個幫主要我帶你jjc,你現在有空不?

[酒時]悄悄地對你說:有0.0

看了一眼那個新人的位置,他點開神行千里,選擇幫會領地。


十萬血的六千多分盤牙奶花理所當然的扛不了一個上賽季畢業的犀利明教。
陸絕頂思索著煩惱著打滾著。


被放出來的球球一如往常來回走著賣萌著賣主人著。

他的技能順序一絲不亂的交著,切磋節奏始終被掌握在他的手上。
陸絕頂沉吟許久,趁著對方星樓水月尚在CD,一個幻光步過去,打了個生死劫,幾波攻擊過去。
即使陸絕頂脫了幾件裝備卻依然實力懸殊,酒時毫無意外的被請了杯茶。


陸絕頂在切磋中戰勝了酒時。


同一時間,陸絕頂轉身切了個對話頻道。
[好友][陸絕頂]:33JJC來個氣純。帶人,打劍氣花,新手奶順便球個導師。
[好友][重雪]:[陸絕頂]你什麼時候做起了慈善事業。
[好友][陸絕頂]:道長約嗎內有花哥任調戲需調教。我記得上次看到你,這賽季的jjc都是空的吧?

同樣不報期望的打著友人的主意,他賭的不過就是那位氣純這賽季還沒找到jjc隊友的機率。

--如果對方想繼續留在pvp,那麼依照對方的個性,一定會將裝備配到自己順心的模樣。

[好友][重雪]:嗯。

我就當你答應啦!
他動手雙開了另個號,生怕對方拒絕反悔似的,一身定國外觀的咩蘿蹦蹦跳跳來到了對方的面前。
[一萬個備胎]邀請你加入他的3對3明劍隊。
[是] [否]

從萍水相逢的路人到jjc隊友不過幾天時間。
白衣的道長依然是孤零零的兩個字id與四個字的戰階稱號。
酒時依然一身慘不忍睹的裝備,狼狽的站在他的面前被打量審視。
然後對方輕描淡寫的在隊伍頻道打了個字。
「排。」

---
思緒沒理好 乾脆先不寫了
btw,如果該給這坑取個名我覺得應該是--
「奶花的一百種跪地方式」(誠懇(乾

 
评论
©夜月璃櫻 | Powered by LOFTER